注册 | 登录

游侠NETSHOW论坛





游侠NETSHOW论坛 游侠NETSHOW论坛 全面战争:战锤2+全面战争:战锤 《战锤:全面战争》混沌风暴背景故事介绍 ...
查看: 3055|回复: 24

[转帖] 《战锤:全面战争》混沌风暴背景故事介绍 [复制链接]

帖子
2195
精华
3
积分
4251
金钱
9135
荣誉
250
人气
537
评议
0

发表于 2016-6-29 15:46:2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刹那·F·塞耶 于 2016-6-29 15:48 编辑


  《战锤:全面战争》中混沌风暴有怎样的故事呢?下面小编带来“C657184942”分享的《战锤:全面战争》混沌风暴背景故事介绍,一起来看吧。


  混沌的威胁来自多方面,从吹拂着全世界的魔法之风到荒野林间的野兽人部落,乃至来自混沌废弃地的野蛮人战士。然而,腐化灵魂污染意志毁灭梦想才是它最可怕和最致命的武器,在每个人内心深处或许都有着混沌的种子。


  1就事论事,对于帝国来说最大的麻烦或许既不来自于库甘族军阀也不是野兽人酋长而是来自帝国内部的敌人。我们在这里所述说的就是这样一位来自帝国内部的,有史以来最危险的人物之一。他,大约出生于虔诚者马格努斯对抗混沌的大圣战时期,他曾是一位西格玛圣堂武士。西格玛圣堂武士也就是人们所知晓的猎巫人,他们发誓保护帝国免受亡灵,绿皮以及理所当然的——混沌的危害。





  在奥特多夫(Altdorf)的西格玛大教堂中,有大量的书籍古卷,记载了无穷无尽的知识和奥秘,这些都是用以教导人们,寻找真理和纯洁的道路对抗邪恶腐朽的。但因为其中某些书籍所记载的事物过于邪恶,只有少数人能够阅读它们。


  “克莱斯丁占卜书”(Celestine Book of Divination)就是这样的古籍,其中详细地记载了各种关于疯狂死灵术(Necrodomo the Insane)的禁忌知识。在这部书中,那位圣堂武士读到了世间的秘密,诸神的真理。这些记载深深刺痛了这位凡人的灵魂,他从前的忠诚和认识顷刻土崩瓦解,他向诸神咆哮,报复心迅速充满了他的灵魂,他背弃了誓言,投靠了曾经的敌人而向他曾效忠的人——西格玛宣战。





  加冕天选者


  在完成了寻找诸多神器的行动后,阿克恩已经拥有了大量的追随者,而他的战盟,“混沌之剑”也已经威震北地。在这段时间,很多部落已经和他结盟或者宣誓效忠,而阿克恩的军队也以变得庞大无比,每过一季,他的军队力量都几倍地增长,然而众神的垂爱依然没有降临,因为阿克恩还没有找到最后一件神器。


  那是北地最寒冷的一个冬天,一个满含恨意的幽灵出现在阿克恩的面前,它的形象令人恐惧,它的力量让人颤抖,这个生物没有实体就像一阵寒风一样。它,就是真正的第一位恶魔亲王,比拉克(Be'Lakor)。他被诸神派来指引阿克恩达成他最终的使命,在遥远的世界边缘山脉。


  在那冰封的山脊之上,坐落着第一座混沌神庙,也是在这里第一个凡人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和灵魂以乞求诸神恩赐力量与不朽。那个人也就是第一个混沌冠军,关于他的一切都无从知晓,但据说他是西格玛时代之前的一位人类部落国王,他和他的故事在诺斯人,库甘人和匈族人之间都有所传诵,而他的战盔被称为“主宰之冠”(the Crown of Domination),如今就存放在那第一座神庙之中。





  阿克恩留下他的大军在比拉克的指引下向山谷间前进,他的恶魔坐骑载着主人不知疲倦地在岩石和雪堆间穿行。在一天半的行程后,阿克恩来到了隐蔽的第一神庙入口之前,神庙隐藏在悬崖峭壁之上,并且被强大的魔法遮蔽起来,对于任何一个凡人来说都是不可能接近的。可当阿克恩靠近时,魔法消失了,刻画着神秘符文的厚重大门也缓缓打开,而那些符文也饥渴地如洪水一般涌入阿克恩的脑海。


  跟随者比拉克,阿克恩进入了那徐徐打开的雄伟大门,那一刻,狂风哀号,冤魂咆哮。阿克恩步入黑暗,诸神以各种各种非人的方法考验他。他在高台上与飞翔的恶魔搏斗,在洞穴中漂浮的巨石间跳跃,被幻影邀请来到纳垢的毒疮中参观,魔法的火焰抚摸着他的血肉,他也在幻象中看到了将来自己那伟大的征服……然而,阿克恩战神了自己的自负,他知道这诸多的诱惑只是众神在试探他的价值,这一切只是陷阱。黑暗王子,色虐本人甚至出现在阿克恩面前,色虐许以他坐在神的身边的宝座,并永享荣华富贵。阿克恩做了任何一个普通人都不可能做出的决定,他拒绝了来自诸神的诱惑和许诺。


  阿克恩最后的试炼在一个穿越血和颅骨之湖的狭窄堤道上,他在这里面对混沌之神最强大的战士们——恐虐的嗜血狂魔。凡人和恶魔激烈地作战不相上下,最终阿克恩释放出“国王屠戮者”之中的恶魔乌祖哈(U'zuhl)的力量,阿克恩瞬间获得了强大的力量和速度,压倒性地战胜了恶魔们。


  而这时,身上的伤口几乎杀死了阿克恩,他的身体,他的意志都已经支离破碎了。但阿克恩最终还是取得了主宰之冠。比拉克为阿克恩戴上了这顶皇冠,巨大的双尾彗星划过天空,昭告世界,末日君王阿克恩的降临,而帝国和伪神都命在旦夕了。









  向米登赫姆进军


  在接下来的一年中,阿克恩的大军横扫基斯里夫。尽管这片冻土已经在苏萨·兰科和黑暗大军的前锋埃里克·塞恩沃夫(Aelric Cyenwulf)的攻击下变成一片焦土,但阿克恩还是认为应该谨慎行事,在对抗混沌的大圣战期间,北方人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围攻基斯里夫城和帕拉格,而阿克恩的注意力只集中在毁灭帝国上,尤其是要塞米登赫姆。一支由“高贵者”达贡(D'aggorn the Exalted)指挥的部队被单独留下来围困基斯里夫的首都,而阿克恩带着他的大军攻击厄伦格拉德( Erengrad)。在诺斯人的长船通过利爪海(Sea of Claws)从海港偷袭进入城市后,已经艰难地抵抗了一个星期的基斯里夫人面对里外合击放弃了抵抗。无数的基斯里夫人乘坐有限的船只逃难,而剩下的人甚至逃入城外的冰天雪地里,而最不幸的就是被北方的部落俘虏了。


  他的军队已经聚集了上百个部落的战士,阿克恩继续向南方推进,他跨过林斯克河(Lynsk),进入奥斯特领(Ostland),在森林的阴影下,混沌大军分成五个矛头直指帝国,第一支由天选者本人率领,另外四支由他最信任的四位冠军统领。恐虐的武士哈格罗斯(Haargroth)率领他的军队越过一年前苏萨·兰科的杰作——狼堡的战场和废墟,继续他的方向向南侵袭。马勒克(Melekh,Favoured of Tzeentch),奸奇的宠儿,率领他的军队直插中央山脉,他的诺斯武士来自雪地山林,他们迅速的越过冰封的山脊闪电般攻克黄铜要塞(Brass Keep)并顺着这一路线直扑诺德领(Nordland)。婓托,纳垢的瘟疫追随者(Feytor,plagued Follower of Nurgle)和他的瘟疫大军横穿霍克领(Hochland),踏上古老的森林大道(Forest Road),准备从西面协攻米登赫姆。斯提卡,色虐的荣耀冠军(Styrkaar,glorious Champion of Slaanesh)则将严守森林大道,对抗来自荷吉格(Hergig)和塔拉贝因(Talabheim)的帝国援军。


  阿克恩亲自帅军沿着中央山脉的边缘来到南方,径直向米登赫姆推进。他的到来并不出意外,一年前苏萨·兰科的的南侵已经给与了抵抗者足够的信号。当混沌大军出现在地平线上的时候,一支全副武装并得到西格玛之血骑士团(Sigmar's Blood)支援的米登领大军。按照阿克恩军队的前锋与帝国军队接触后的反应,似乎继续前进已经没什么可能了,这支装备精良严正以待的军团似乎将要阻挡混沌的脚步。然而这时,一大群混沌野兽铺天盖地地从森林中冲了出来,狡诈的混沌野兽人领主“独眼”卡兹拉克(Khazrak One-eye)驱使着卑劣的戈尔和混沌犬加入了末日帝王的队伍。卡兹拉克曾发誓一有机会就干掉米登赫姆的选帝侯鲍里斯·托德布林格(Boris Todbringer),在卡兹拉克和他的黑森林巫术的帮助下,混沌大军迅速横扫面前的阻碍,直指南面的城市。


  此时,米登赫姆的北面,东面和南面都遭到重重围困,诺斯人的长船和王船不断袭击诺德领的沿岸,迫使索赞曼德的大股帝国部队没办法进行增援。就在米登赫姆孤立无援,眼看要被混沌吞没的时候,卡尔·弗兰茨皇帝和弗腾带着全帝国和支持他们的庞大联军赶到了。白狼城,旧世界最坚强的堡垒的命运就取决于它那些孤独的守卫者的意志和力量了。


  弑神


  看起来,阿克恩进攻米登赫姆的决定是愚蠢的。矗立在这片土地上的是几英里高的岩石堡垒——白狼之城。这座要塞般的城市无论是围困还是强攻都是几乎无法攻陷的。然而驱使阿克恩发起攻击的力量是任何城墙要塞都挡不住的灼热狂躁的存在。他的灵魂被摧毁帝国和它的庇护者西格玛的渴望燃烧着。然而阿克恩不能在不摧毁面前这片土地的情况下离去,人类之神的追随者遍布林间田野,而阿克恩也筹措着伟大的胜利——他不会让西格玛轻而易举地毁灭,那太便宜他了。阿克恩不会仅仅满足于摧毁崇拜了那伪神两千年的教堂,他有着更宏大的目标——他要一一剪除西格玛的盟友,先是尤里克(Ulric)。


  西格玛加冕为皇帝就是由大尤里克牧师在米登赫姆的大神殿进行的。在那里有永明的尤里克之火熊熊燃烧,火焰的源泉是传说中白狼之神用拳头砸开群山的地方。据说那火焰能分别忠诚纯洁与背叛堕落,当它熄灭的时候世界将被永恒的寒冬所笼罩。阿克恩决定攻陷米登赫姆,摧毁大神殿,而他自己将屹立在永明火焰之中,用自己的身躯腐化它,当然,邪神会庇护他的。当火焰和它的力量被腐化的时候,世界就已经离末日不远了,当西格玛的盟友都被腐化被击败,最终的胜利将归属混沌诸神。


  这就是阿克恩决心摧毁尤里克和他的信徒的原因。失去精神的支柱和最强大的堡垒,帝国就将分崩离析,西格玛的遗产将成为废墟,并且最终成为混沌领域的一部分。






  寇德尔·索嘎(Kordel Shorgaar)


  混沌之剑的战旗手


  寇德尔·索嘎在北方是一个令人胆寒的名字。他是巨兽萨诺(Tharnol)的杀手,厄斯金纳(Oerskinar)部落的单手屠夫,艾斯林斯鲜血荒野(Blood-fields of the Aeslings)的胜利者。事实上他已经在诺斯卡和库甘地区赚足了荣誉和威信。


  当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这位年轻的武士领导他的部落投入了一场又一场荣耀的战役。光荣的伤疤遍布他的胳膊。数以千计的敌人死在了他的刀下,在战场上他无人能敌。正因为如此,末日君王阿克恩注意到了他。但对于寇德尔来说,阿克恩只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对手。在一小时又一小时的决斗持久战之后,寇德尔跪倒在地上,他感觉到自己的身躯仿佛被人从一百个方向切成了数百块。寇德尔等待着死亡,但他却从阿克恩的双眼中看到了难以违抗的不容置疑的光芒,阿克恩很赞赏寇德尔的战士精神,并且可以感知到众神对这个年轻人的垂爱,因此,阿克恩宽恕了他。


  阿克恩赐予寇德尔加入混沌之剑的荣誉,并且让他扛起军团的战旗。十年后,当阿克恩向米登赫姆进军的时候,寇德尔跟随在末日君王的身边,他的忠诚已经毋庸置疑,无人能及。扛着混沌之剑的大旗,他已在他的主人身边战斗了超过一百场战役,也亲眼目睹了超过百万的生灵死在天选者的剑下。这一切更坚定了寇德尔的信心,寇德尔相信是伟大的神明安排了他的命运让他站在天选者的身边直到天启的降临,末日的到来。


  瓦德克·克戎(Vardek Crom)


  阿克恩的先锋


  并不是只有武力和混沌之力协助阿克恩去摧毁帝国,作为曾经的骑士指挥者,英明的领导者,阿克恩现在也没有忘掉曾学到的战略战术技巧。尽管自己的军队规模已经扩大到骇人的地步,但这也只是北方混沌部落的联合而已。阿克恩知道如果帝国倾尽全力团结一致对付他,如果矮人和精灵也站在帝国一边,一切都像大圣战时期那样,他毁灭帝国的梦想的实现就变得困难了。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阿克恩派他的私人护卫,先锋瓦德克·克戎,也是人们所知晓的“征服者”,去领导他的库甘族人跨过黑暗之地(Dark lands),攻击帝国。


  这支强大的军队在遭遇铁手格里姆高的兽人部落后发生了一场恶战但得以幸存并越过了黑暗之地的荒野,最终到达了世界边缘山脉的山脊隘口(Peak Pass)。这支军队的领袖“征服者”克戎曾经想和阿克恩单挑决斗,但他抬头看到了那柄国王屠戮者,立刻意识到了天选者的强大和末日帝王的地位无法撼动,从此对阿克恩死心塌地。在阿克恩寻找其他神器期间,他返回他的家乡为阿克恩探查主宰之冠的消息,并且在单挑中取代了当地的库甘族酋长,将库甘族人也纳入了阿克恩的大军之中对抗帝国。


  他的攻势主要针对帝国东部的斯蒂尔领(Stirland),奥斯特马克(Ostermark)和艾维领(Averland),当然也包括半身人的领地穆特(Moot)。他对山脊隘口的攻击也会吸引一些米登赫姆的战斗力量到东部,侧面帮助阿克恩的南侵。据说克戎从未在单挑中输过,他十分渴望面对人类,精灵,矮人的格斗冠军们。


  弗科玛的挑战


  阿克恩加冕天选者的消息迅速传到了南方,也传到了一位伟大的西格玛战斗牧师,西格玛教派的大宗师“坚毅的”弗科玛(Volkmar the Grim)耳朵里。弗科玛也是一个嗅觉灵敏天资聪慧的领导者和战略家。他很快挑准了一个可以在混沌风暴到来之前就将之终结的机会,并组织了一支由忠诚的西格玛信徒组成,由塔拉贝因选帝侯支持和塔拉贝因部队加入的大军向北方进发。弗科玛希望在西格玛之力的庇护下与末日君王面对面地展开单挑决斗。


  弗科玛很清楚阿克恩不会忽视这次挑战,拒绝单挑只会让阿克恩的手下感觉他们的首领胆怯和失望。而对于混沌部落来说,任何形式的示弱都会让其他人有机可乘,阿克恩的力量和地位都会受到他人的挑战,而混沌的攻势也会随之瓦解。就这样,阿克恩和弗科玛的军队在基斯里夫以北的巨魔乡遭遇了。在大宗师的战争祭台上,西格玛大宗师向混沌天选者发起了挑战。弗科玛的勇敢毋庸置疑,但就算他对西格玛的信仰如此强烈,也依然无法阻挡阿克恩身上强大的混沌力量。阿克恩释放了乌祖哈的力量,只一击就杀死了弗科玛并摧毁了弗科玛脚下的战争祭台。尽管帝国军队勇敢地死战到底。但他们依然无法对抗混沌领主的狂怒。阿克恩最后放走了残存的帝国士兵,因为他知道这些残兵败卒的说辞必然会在帝国境内引发恐慌。


  弗科玛的尸体和无数无名者一起横尸荒野。他的死讯很快传到了奥特多夫,巨钟敲响,牧师垂泪,在帝国最需要他的时候,一位伟大的战士和领袖离开了它……






  厄伦格拉德的陷落


  伴随着满是纯粹的恶毒,让灵魂都为之扭曲的咆哮声,强大的恶魔机器释放出了它们的怒火。地狱的火焰在这些可怕的生物肚子里爆发,火球划过漫山遍野成千上万的攻城者狠狠地砸向惨遭噩梦的城市厄伦格拉德Erengrad.足足三十英尺的城墙在这一击下化为粉末,火球甚至在击毁了城墙之后在城内密集的守卫军队中炸了开来,肆虐着哀号的人群。融化的碎石瓦砾遍布四处。在不计其数的混沌部落尖啸着向他们的神明祈祷的同时,超过一打的地狱炮时刻锤击着早已显得脆弱不堪的城墙,当混沌之神的力量降临,这座城市就没有任何抵抗的可能性了。


  厄伦格拉德顽强地抵抗了阿克恩的意志长达七天七夜,然而它的末日就要来临了。末日君王不会恩赐这座毫不起眼的可怜的城市任何的怜悯,它挡在了天选者的路上,它必须被毁灭。因此,当混沌军团逼近这座可怜的城市的时候,达文祖哈(Dawi'zharr)的恶魔机器悄然登场。


  巨大的攻城塔在军团先头部队的部落战士和黑甲武士间竖立起来,每一座都装载着一百多个狂怒的混沌战士。萨满和术士们召唤来黑暗伪装混沌选民,召唤来闪电鞭挞抵抗者。成百上千的不知名的生物扭动着畸形地身躯渴望执行神的旨意,一排一排的战士踏着震耳欲聋的鼓点向着目标前进。成百上千个人形的怪物疯狂地颤抖着向城墙奔去,在他们背上的锯齿尖刺用剧痛驱使着这些可怜的人为混沌而战无可阻挡,就算他们成百成百的被击倒,被弩炮和子弹撕碎也依然疯狂地一次有一次冲向守卫者。尽管在守卫者猛烈的打击之下,这些怪物损失惨重,但依然有不少到达了城墙,他们踏过自己同伴的尸体像食腐的巨鸟一样跳上城墙横冲直撞。他们用四肢上长出来的或者装配上去的弯钩利爪掀翻守军,死在这意想不到的突袭下的人不计其数,很快墙头就变成了遍布尸体的地狱。然而厄伦格拉德的守卫者顽强地还击,企图粉碎阿克恩的矛头,加农炮的炮弹不断落入混沌武士的队伍,混沌的武士也不时倒下,但总有更多的人补上方阵的缺口。


  当攻城塔靠上城墙的时候,战斗终于白热化了,天空似乎都燃烧了起来。不少攻城塔已经被摧毁,带着它们装载的战士化作了灰烬。此时,无论城内城外尸体都已经在地面上铺了黑压压的一层。攻城塔放下跳板,无数疯狂的战士咆哮着踏上城墙。尽管守军早已疲惫不堪,但依然挣扎着组织抵抗。不过很快,他们就被拥有绝对数量优势的敌人淹没了。


  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和金属扭曲断裂的声音,厄伦格拉德的北门倒塌了。火焰和烟尘瞬间吞没了整个地区。一些满是蓬松毛发的巨大野兽撞开废墟,引领混沌大军发起冲锋进入城内。在他们身后是成千上万的尖啸着的带着角盔的战士和凶恶的混沌犬。北面的战场立刻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


  混沌的崇拜者为阿克恩的到来分开军阵,留给末日君王一条干净的通道,阿克恩骑着他的恶魔战马缓缓地走向厄伦格拉德的大门。他毫不在意地策马跨过巨大的壕沟和护墙,箭矢和枪弹在碰到他的黑色盔甲的瞬间支离破碎。他穿过破碎的城门,冷冷地嘲讽着悲惨的失败者。他在城内四处往返,恶魔战马身上的尖刺倒钩杀死了那些不值得与之战斗的人,而阿克恩只出现每一处数量悬殊的血腥艰难的战斗中。末日君王令人敬畏的身影让所有人感到恐惧,他所过之处哀号久久地回荡于街道废墟之中。


  在不同的地方,战争号角的声音突然响起,洪亮粗犷的号声甚至盖过了战场上的厮杀声。厄伦格拉德港口那边响起了炮声,和急迫的呼号,但那里很快又静了下来。但守卫惊恐地发现上百条诺斯长船冲进了港湾,无数战士在“野人”维勒金(The Savage Werekin)的带领下从城市的心脏地区展开了进攻。


  阿克恩冷冷地凝视着他的四周,他的坐骑刨着浸满鲜血的土地,急切着想加入屠杀。强大的混沌领主完全可以感受到他们的神的愉悦,可以感受到神赐予他的奖赏,赋予他的力量。他的军团将在神的庇佑下咆哮着摧毁一切挡在他们面前的城池要塞,找出并杀光任何一个敢于对于混沌说不的抵抗者。混沌的战士正在四处放纵满足他们嗜血的欲望,而这座城市业已摧毁,纵然防守严密城堡坚固,现在也倒在了诺斯人的脚下。阿克恩摧毁了厄伦格拉德也摧毁了一切抵抗者仅存的信心。很快,这火焰就将烧到其他城市,烧遍大陆,把所有的都烧成灰烬。


  厄伦格拉德陷落了。






  恶魔军团


  混沌生物最为堕落的就是恶魔了。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只是噩梦中的梦魇,但对于处于混沌笼罩下的北方来说,恶魔是阵阵切切存在于世界上的。即使只是随意的方式,虚无的幻影或者诡异的化身,事实上都足以让他们成为困扰世界的瘟疫。


  当混沌领域的大门打开,魔法力量的冲击波横扫全世界的时候,恶魔的威胁变得异常可怕。那些非自然的生物组成的军团从另一个世界里涌出。他们用可怕的嗓音高颂他们的主人,用神秘的仪式和不洁的尖啸让人们变得疯狂,变得堕落,变得只能听到混沌的声音。


  这就是比拉克所统领的军队。比拉克,也就是现在为人们所知的黑暗之主(the Dark Master,Be'lakor)——尽管他在过去的数个世纪数个世界中他曾有过无数的名字和形态。比拉克,第一位恶魔亲王,因为他的自大而招致了奸奇的反感,奸奇诅咒他一千年没有形体实体。在奸奇的诅咒下,比拉克忍耐着心中的狂怒,他认为自己只能是领导众神的军队征服世界的最终的征服者,而如今他却背负着众神的责难去为一位凡人冠军加冕,比拉克的心中满是嫉妒和怨恨。


  在比拉克为阿克恩戴上皇冠后,诅咒也随之解除了,比拉克也重享自由。黑暗之主用魔法构建起一座由暗影和恐怖编织的大门,伴随着沙哑的号角吹响,和仿佛凯旋的嘶吼,黑暗之主那古老的军队从中鱼贯而出,在阿克恩活跃起来的同时,比拉克也把他的军团派向了南方,人类的土地。


  基斯里夫冰冷的土地是比拉克的必经之路,那也是“坚毅的”弗科玛面对末日君王并且战死的地方。冰冻的尸体横七竖八地散在被鲜血然后的土地上,已经被乌鸦和野兽吃的露出了骨骸。在满地的尸体正中央,比拉克看到了大宗师的战争祭台。整个祭台已经支离破碎,而它上面的西格玛圣像被砸满了浸透鲜血的冰冷的泥巴。在这毁坏的战车之上横窝着弗科玛自己的尸体,他死去瞬间的痛苦被无情地冰冻着保存了下来,鲜血染红了他的胸襟,翡翠狮鹫的残片在他的脚边碎了一地。


  为了显示自己拥有比阿克恩更加强大的力量,比拉克聚集起他最古老的魔法,并把他的手放在大宗师尸体的胸部。黑暗的魔力不断从黑暗亲王的身上传输到佛科马的尸体中,伴随着一声战栗的尖叫,大宗师的灵魂被拽回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弗科玛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每一寸都因为可怕的痛苦而哀号,但无论如何他又再次呼吸,再次睁开了眼睛。就算是强大的忠诚的弗科玛,在他睁开眼看到他面前的可怕的身影时也不得不到吸一口冷气。弗科玛完全可以感受到混沌的腐败魔法在渗透着他的肺腑,心脏乃至灵魂和意志。


  比拉克拾起大宗师,把他挂在恶魔军团的战旗的锯齿之上,让所有人都能看到这个可悲的牧师的惨状,让所有人都能听见那无比痛苦的悲泣。就算阿克恩轻而易举地杀死了西格玛教会的首脑,但比拉克他超越了生死,超越了物质和现实,死亡是不够的,比拉克将在精神和意志上折磨弗科玛。比拉克想要看到西格玛教会大宗师承受不住精神的折磨和灵魂的破碎,向邪神祈求原谅,承认凡人信仰的愚蠢。比拉克已经用他黑暗的混沌魔力牢牢地控制住了弗科玛的生命,只要比拉克乐意,他可以折磨这个渺小的牧师直到这凡人的灵魂已经支离破碎无可取乐为止。


  比拉克趾高气扬地走在他那堕落的军团最前面,继续率领他的军团南下。他为这个小小的胜利沾沾自喜,但却并不满足。他很确定,当米登赫姆被攻陷的时候,不是那个暴发户阿克恩,而是他,黑暗之主比拉克的功劳。他将成为真正的众神的冠军,重新博取众神的眷顾,这一切都是他三千年间所设计所希望的……


  帝国,是在战争和困境中成长起来的。自从西格玛率领人类的部落将绿皮赶出人类的森林,自从那一天起,那些伟大战士的后裔们为了保护他们的领土免受那些贪婪的力量侵袭而奋战不止。兽化人和哥布林从森林深处偷袭人类的定居点和商队,强盗和海盗在路上水中抢劫掳掠,山地中兽人发动者一场又一场的毁灭性的战争,利爪海的岸边诺斯人一次又一次将火和恐怖带来,血洗沿岸的居民。


  在2302年,大约混沌风暴来临两百多年之前,帝国是一片分裂破碎的国度。选帝侯们为了皇位而争执,他们的军队无视外敌而对自己的同胞邻居大打出手。帝国在这时变得虚弱无比,而它最大的威胁也随之而来。一支庞大的野蛮人军队在阿萨凡·库尔(Asavar Kul)的率领下从北方袭来,基斯里夫瞬间沦陷,野蛮人的大军长驱直入直指已经内战数个世纪,虚弱残破的帝国。


  这个时候,一位忠诚朴素的西格玛战斗牧师显露了头角。努尔的马格努斯(Magnus of Nuln)这时还并不为人们所知,但之后他将成为最伟大的皇帝之一,在历史上被称为“虔诚者”马格努斯(Magnus the Pious)。正是他团结了帝国的各个派系,告诫人类的领袖们真正的威胁——库尔和他的军队。也是在这个时期,精灵在他们离开千年之后第一次回到了旧世界,矮人的军队从他们群山中的家园开出响应马格努斯的号召,白狼战神尤里克的信徒也和他们的西格玛信徒兄弟一起,前去解放基斯里夫。






  救世主的出现


  现在,阿克恩来了,阿克恩的混沌风暴即将席卷他所憎恨的这片土地。马格努斯在大圣战之中团结了帝国,如今,帝国的人们也希望有一位救星能如当年的圣人一样团结一切可能的力量。


  在苏萨·兰科进军帝国折戟狼堡的接下来一年,恐惧和混沌已经笼罩了这一地区。在此之前,一颗双尾彗星划过天际。事实上这种征兆的吉凶都依赖于故事的陈述者。混沌的信徒专心于从社会内部污染人们的心灵,野兽人专注于霸占荒野林间并且恐吓威胁人们散布谣言。帝国的国土虽然还完整,但却深深地为恐惧所困扰,大多数的乡村刚刚从歉收和寒冬中挺过来,不少人都目睹了亲人的死去和家园的毁灭。在这样巨大的危机面前,人们都纷纷来到神殿和神庙,祈求神明的指引和帮助。


  有这样一个人,他从不在任何一个教堂停下脚步,他认为西格玛的信仰不是在教堂或者神庙中追寻而是在战场上追寻的,向黑暗的势力发起战争,向危害西格玛的遗产的事物发起斗争……这些才是正途。他在帝国的境内旅行,来回往返于东西南北,寻找西格玛归来的信号。他就是卢瑟·胡斯,西格玛的革新者(Luthor Huss,the Prophet of Sigmar)。


  在西格玛大教堂中向新任大宗师表达了抗议和反对的观点后,胡斯毅然离开了努尔。他认为在南瑞克有着不寻常的事情正在发生。他听说了一个男孩的传奇故事,那个孩子今年夏天才满十八岁,他以一人之力击败了袭击他村庄的兽化人队伍,拯救了自己的家园拉肯巴德(Lachenbad),他挥舞两百战锤击垮了掠夺者的事迹显示出了超人的神力。


  胡斯尽全力赶到了拉肯巴德,在那里他看到村民们正在重建家园,在废墟之间他瞥见了铁匠的孩子,弗腾(Valten)。这个孩子长得高大又健壮,有这一头金色的须发和碧蓝的双眼,看起来和西格玛的肖像十分相似!。胡斯看到了这男孩身边萦绕着的力量,牧师诚恳地跪在男孩的面前,并向世界宣告,西格玛回来了!


  皇帝的保证


  胡斯的宣言并没有在各方各面获得欢迎。但依然有无数信徒头辈胡斯的麾下,并一睹人类之皇的转世者。但那些权贵则觉得胡斯根本就是个神棍。而胡斯的敌人,比如约翰·艾斯莫(Johann Esmer),在弗科玛死后继任的大宗师。他和胡斯的矛盾由来已久,他指责胡斯为异教徒,但每次争执都以胡斯的胜利而告终。当艾斯莫当上大宗师的时候,胡斯已经快气疯了。


  在奥特多夫,胡斯伟大的发现和对于西格玛已经归来的保证迅速传到了贵族们的耳中。其中一些人心中充满了希望,而另一些人则满心对失望现实的担忧或者其他更恶劣的情况。很快另一条消息传来,胡斯和弗腾正向首都前进,以期觐见皇帝本人。但他们的队伍中含杂着数以千计的平民,传教士和战斗牧师,苦行僧和魔法师。这支狂热的大军誓死追随弗腾到任何地方,他们消灭了黑森林中的兽化人,为弗腾接近奥特多夫扫平了道路。


  当胡斯和弗腾到达首都的时候却发现城市的大门紧闭着。胡斯恳求让他们进入,但弗腾默不作声让他的队伍退走并等待。三天之中,胡斯不断来到城门对扎驻在那里的瑞克护卫队长又是引诱又是威胁。而这时候,帝国的统治者们正在激烈地讨论处理的办法。意见众多分歧巨大。一些人相信胡斯并且称弗腾为“西格玛重生”,其他的则认为胡斯纯粹是个异教徒并和大宗师站在一条阵线上。很长一段时间众人无法达成一致的意见,可帝国的命运就决定于这场混乱的争吵中了。


  第三天。一个瑞克护卫经受不住胡斯的宗教恐吓,违抗了他长官的命令打开了城门。瑞克护卫们企图组织他们但为时已晚,胡斯和弗腾进入了奥特多夫,他们径直前往皇帝的宫殿,并在那里见到了皇帝卡尔·弗兰茨。皇帝面临着一个极大的难题,如果他选择相信胡斯的观点,那弗腾就是西格玛的后裔,他理所当然地拥有继承皇位的权利。仅仅因为一些宗教上的传说就把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的统治权拱手让出,交给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这可是一件非比寻常的事情。但另一方面,如果他选择站在大宗师一边,那将有不少人会选择站在弗腾那一边,那些手握重兵的权贵可不会在这种时候都奉献他们的忠诚。看起来,似乎无论选择那一边,帝国都将被撕裂。弗腾轻轻地与皇帝交谈,他既没有为自己辩护提出要求,也没有否认胡斯的声明……


  最后,卡尔·弗兰茨的经验和正直让所有人感到赞叹。他将西格玛之锤,盖尔·玛拉茨(hammer of Sigmar,Ghal Maraz)赠与弗腾,并宣告弗腾为帝国的宗教领袖。作为奥特多夫亲王,卡尔·弗兰茨举起了瑞克领符文剑(Reikland Runefang),并发誓率领帝国的军队与弗腾共同战斗。就这样卡尔·弗兰茨交出了大权,并且他公开承认弗腾为西格玛选中的战士。






  塔拉贝因之路


  这个时侯,阿克恩的军事目标还显得不明晰。瑞克领和威森领的军队已经集结完毕,从东方来的信使报告了瓦德克·克戎进军世界边缘山脉的消息。考虑到这一威胁,斯蒂尔领和艾维领的公爵并不情愿把自己的部队派去北面对付阿克恩的大军。但从这则情报不难看出,向西进军的混沌大军和向南挺进的混沌部队,其目标显然是米登赫姆。


  面对一场可能存在的双线作战的战争,并且还要着手对付掠夺者对沿岸地区的掠袭,卡尔·弗兰茨和他的将军们面临一个选择,他们当然可以直接增援米登赫姆,但如果克戎突破了世界边缘山脉,当帝国的军队在米登赫姆取得艰难的胜利后将不得不面对早已被付之一炬的帝国心脏地带和另一支穷凶极恶的混沌大军,但如果他们先去世界边缘山脉打击克戎的军队,那这个决定很可能使得米登赫姆陷落。


  守卫卡拉克·卡德林的矮人屠戮者国王阿格里姆·铁拳派来的信使让指挥官们松了一口气,矮人们发誓死守山脊隘口(Peak Pass)直至战死沙场。这个消息极大程度上安抚了斯蒂尔领和艾维领公爵,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两位公爵同意把他们的部队派往北方的战场,加入这支庞大的联军。两支军队将在塔拉贝因会和,而塔拉贝克领的剩余军队也在那里集结完毕,渴望着向曾击溃他们的阿克恩复仇。这支军队实在大过于庞大了,帝国联军沿着塔拉贝克河排开了长龙绵绵不绝,缓缓地向目的地前进。而与此同时,瑞克剩下的军队和胡斯的狂热的民军则向东部进发。


  此时,苏萨·兰科部落的残军依然躲藏在奥斯特领(Ostland)的森林深处。为他们的第二波做内应,这股残兵败将虽然松散但其危害的范围横跨塔拉贝克河两岸,袭击塔拉贝克的村庄小镇,为了解除塔拉贝克选帝侯的后顾之忧,卡尔·弗兰茨保证在其北上的时候为其清除这些入侵者。


  联军向东进行了数场战役,消灭了一路上的混沌军队。混沌兽化人纷纷从森林中现身,不断袭扰帝国军队的营地拦堵帝国的援军。虽然帝国军队不断取胜但前进的速度并不快。同时,帝国的军人在进军的途中多次遇到焚毁的兽化人营帐,被优雅的精灵箭矢切成碎块的兽化人尸体,但人类们并不去注视他们隐匿在森林中的神秘盟友,一心前往目的地。十个团从塔拉贝因出发,但在路上遭到了兽化人的围堵,兽化人们大群地从树林中涌出,吹响它们的号角,召唤它们的同类投入战斗。另一方面,一些古怪的北方人出现在塔拉贝因之前,他们穿着毛皮衣物,有着鲜亮的染色的头发和皮肤,头盔上有着高耸的冠饰。这就是越过塔拉贝克,在塔拉贝因南岸以逸待劳的色虐仆从们。战斗一直持续到日落。混沌军队趁着夜色逃进了森林。尽管混沌的军队被击垮,但被他们俘虏的战士的惨叫在之后的三个夜晚中都此起彼伏持续不断,这让卡尔·弗兰茨无比担忧。但无论如何,他只能统帅大军前往塔拉贝因。


  冠军之礼


  在这座伟大的城市之外,驻扎着塔拉贝克领的军队。党卡尔·弗兰茨和弗腾策马从人群中穿过的时候,人群仿佛炸开了锅,士兵们踮起脚来,向远道而来的统帅们欢呼。两边的千万人争先恐后地向前挤,只求看到这两位帝国最伟大的人物。瑞克护卫们好不容易清出一条通道,两位首领这才得以来到众军之前。


  在他们面前是一群强大而罕见的身影,他们分成两拨颇不舒服地等待着新来者。在一边站着一队矮人,他们紧张地握着手里的战锤战斧。而让他们如此不适的就是他们对面的五百个穿着闪耀盔甲的高等精灵,在他们之前是大法师泰克里斯(Teclis)。大法师的身边有一匹高大的精灵战马,它柔顺的银白色的鬃毛闪闪发光,它的盔甲也显露着神秘的微光。泰克里斯大步走到弗腾面前招手示意弗腾下马。精灵把这匹战马赠与了年轻的战士并告诉他坐骑的名字叫“奥珊丁”(Althandin),是泰里恩王子(Prince Tyrion)的战马,玛尔亨德尔(Malhandir)所生的。尽管它不像其父亲那样血脉纯正,但依然比任何旧世界的马都好,弗腾微笑着点头接受了这件礼物。


  矮人也不甘示弱,一位德高望重的矮人踏着步子从队列中走出,他的两个随从捧着一件巨大的盔甲,上面的银质金质的甲片刻着符文魔法放射着微光。介绍盔甲的矮人就是巴拉克·格里姆乔(Barak Grimjaw),至高王索格里姆·格鲁德吉巴尔的特使。这是我的荣誉,他说,这副盔甲是两千五百年前为西格玛而铸造的,但却一直没有呈献给人类的皇帝。至高王认为弗腾理应拥有它,并且宣告过去现在将来,盟友之间牢不可破的友谊和最美好的祝愿。


  弗腾卸下了自己身上的帝国的盔甲放在地上,在巴拉克的帮助下穿上了这套矮人赠送的盔甲。穿戴完毕后他跨上奥珊丁,当弗腾高高的举起西格玛之锤时,精灵战马立刻高亢地嘶鸣抬起前腿。弗腾大吼着一个口号,声振寰宇,军营中的人类,精灵,矮人也应声齐吼:


  “向米登赫姆进军!”






  鲍里斯·托德布林戈尔(Boris Todbringer)


  米登领选帝侯(Elector Count of Middenland)


  鲍里斯·托德布林戈尔是米登领的选帝侯公爵。他是一个出名的军人和政治家。他已经执掌他的家族快三十年了。但他在军政依然很年轻,追求着诸多的目标。但似乎有流言蜚语说一些个人问题和政治问题一直刺痛着公爵的神经。他和德拉克沃德(Drakwald)的兽化人的战争——某种程度上说是他和被他摘掉右眼珠的恶毒兽化人卡兹拉克之间的战争——似乎变成了一场永不间断的持久战。而另一方面则谣传差不多二十年前失去他的第二任妻子,安妮卡·艾利斯(Anika-Elise)对他来说几乎成了一个诅咒,他的心情也一直没有得到恢复。


  无论如何,不论这些谣言的真假,鲍里斯·托德布林戈尔毫无疑问都是一个坚定的人,至少他始终让人觉得是一位精力充沛的男人,令人畏惧的战士,杰出的领袖。他定期统帅他的米登领军队外出寻找敌人作战,他手中挥舞的符文剑时刻激励着他的士兵为胜利而战。


  冯·萨根赫姆(Vorn Thugenheim)


  米登赫姆战旗手


  米登赫姆的战旗手就是冯·萨根赫姆。他是一位令人尊敬的战士,曾被光荣地被挑选进入条顿护卫(Teutogen Guard)服役一年,并且在条顿护卫修会中博得了很高的地位。


  忠诚,坚定而凶猛,冯·萨根赫姆堪称选帝侯鲍里斯·托德布林戈尔的左右手。他的父亲菲尔伦(Vieran)是托德布林戈尔最亲近的朋友和谋士,他为他的领主奉献了一生,在托德布林戈尔失去他的一只眼睛的那场对抗德拉克沃德的兽化人的战斗中不幸战死。


  选帝侯将年轻的冯置于他的保护之下,并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提拔他,然而选帝侯是一位严厉的父亲,他对冯充满了期望,他也很清除不能溺爱这个年轻人。而冯在学习的时代各方各面都是最优秀的,无论是诵念尤里克的祷文还是剑术狩猎技巧。


  为了更加完美,冯日复一日地刻苦训练,在别人的训练开始直接就练习使用各种武器,在森林中跑步。他是被授予扛着米登赫姆战旗这项殊荣的最年轻的一位战士。虽然他有着极高的地位和身份,但他却十分谦逊,他和普通士兵的关系很不错,这远不是其他贵族可比的。他和他手中的旗帜作为米登赫姆的精神象征,时刻激励着米登赫姆的守卫者。仅仅是这样一位英雄来到城墙上走一遍就能振奋人心,这在阿克恩逼近这座伟大的城市的黑暗时期中是非常必要的。






  尤里克斯堡(The Ulricsberg)


  塔尔(Taal)和尤里克(Ulric)兄弟是众神中最强大的。他们俩都广泛地为人类所崇拜。但尤里克总是觉得很不开心,因为他的哥哥似乎在各方各面都比自己好。而塔尔则对弟弟感到担忧。塔尔问尤里克有什么他能做的,能让弟弟高兴起来的,尤里克回答说他希望要一个地方,一片土地,完完全全属于他一个神的。


  塔尔想了想,准许了弟弟的要求。他给予了弟弟一块宽广的平原丘陵,四周都围绕着茂密狂野的原始森林,其中遍布野兽。尤里克对这个礼物非常满意,认为他的哥哥实在太好了。他用他的拳头砸在山丘上,把山顶移去,只留下一个直径一英里的高原。在这里他发布神谕,让他的信徒在此修建一座伟大的神庙和城市,他的火焰将在此永燃,无论多远信徒们都可以到这里来贡献他们的祭品。这座尤里克斯堡在过去也被叫做“浮士卡拉格(Fauschlag)”,在条顿方言中就是“拳击(Fist-Strike)”的意思。


  米登赫姆的守卫者


  成百上千座篝火熏灼着天空也纠缠着米登赫姆选帝侯的心。鲍里斯·托德布林戈尔几乎可以闻到他的城市之外那千万座,像动物的肠子一样盘绕着的营垒中的恶臭。一阵冷风吹过扎驻在尤里克斯堡(Ulricsberg)军营,选帝侯突然希望自己身上有件厚实的外套,最好像走在他身边的埃米尔·瓦格尔(Emil Valgeir,Ar-Ulric of the god),寒冬与战斗之神的大尤里克牧师身上的那样。


  “真该死,他们的数量可不少。”公爵说,他停下来,呵着气搓着手取暖并谦恭地向他周围的士兵点头示意问好。利刃投掷器装填投掷斧的叮当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斧柄被挂在长长的链条上,在攻击的时候会投掷出暴风雨一般的利刃。然而敌人必然有那些不惧疼痛的野兽,为了应对这一威胁,矮人工程师们也安装了弩炮,而掷斧机则用于斩断那些最庞大的飞行生物的翅膀。


  大尤里克点了点头,“没错,这些家伙可真不少。但我们也有不少人,足以挡住他们。”他大声地说话,使自己的声音能被所有周围的士兵听见。“你的战士坚韧勇武,他们一定能守住城墙,无惧无畏。”


  “我知道他们能办到。”选帝侯说,“但看到这样一支大军……你是知道他们的数量的,但直到你亲眼看到他们,看到如此庞大的难以形容的军队……太可怕了。”


  “别忘了我们这座旧世界最伟大的要塞,我的领主。”大尤里克用他洪亮声音回应着,这种在大教堂中锻炼出来的嗓门能让整片城墙上的战士都听得到。“而且,世界上没有任何军队能让米登赫姆陷于如此的风暴。我们要让他们为他们在我们土地上踏下的每一步付出血的代价。别忘记,我的领主,除了人的力量,尤里克的雷霆也与我们同在。”


  托德布林戈尔公爵点了点头,他俯下身子越过城头向下望去,那是一门放置在下层城体的,庞大无比的,雕饰着狼嘴的巨炮。好几组马正干着苦力把巨炮拉进合适的炮位。这件武器的装填手是一位巨人,比最高的人类还要高八倍。事实上就算是这门巨炮的一发铁炮弹都比那些被火药熏得漆黑的兵营茅屋大。无数的绳索被固定在巨炮四周,好让它在发射之后能尽快回到炮位。托德布林戈尔公爵曾经听过它的咆哮,在欣赏了敌人的惨状之后,公爵在好几天内都失去了听觉。


  米登领的选帝侯把他的手放在瓦格尔肩上“你是对的,我的朋友埃米尔。我们永远也不会让混沌的渣滓踏上我们的城市走进我们的街道,一步也不行!”


  大尤里克深深地向米登赫姆的主人鞠躬,他转过头凝视着自封“末日君王”的阿克恩纠集的混沌战士和野兽。成千上万的战士,野兽,怪物遍布尤里克斯堡的四周山头。部落号角和粗野嘶吼的声音此起彼伏。粗俗的偶像被高高竖起,甚至高过了原野上的树林,邪神神龛中仪式上弄出来的血腥气在城里都闻得到。尤里克斯堡周围的这片土地看上去简直就像大地上的一块伤疤。树木也大多被砍伐了,这些可恶的敌人一定在制造投石机和攻城塔。


  公爵和大尤里克都不是打仗的新手了,但要打败阿克恩如此大规模的一支敌军,他们自己都有些不相信。阿克恩的部队才刚刚对城市的下层城墙要塞发起了试探性的进攻,恐怖的故事已经在工事间传开了。尽管到现在为止所有的进攻都被打退了,但连着城市的四座主门木质吊桥已经被摧毁,三位米登元帅(Midden-Marshal)和一位圣骑士(Knight Eternal)各自指挥一座城门的防务。城内每一个健全的男子都被征召加入卫城战争。所有神庙神殿以及城市的金库都被用光以雇佣整个旧世界的雇佣兵们。猎豹骑士团(Knights Panther)和白狼骑士团(Knights of White Wolf)带着他们所有的力量加入了守城的行列与米登赫姆人共奋战。法师们聚集在米登赫姆共同对抗阿克恩手下的邪恶巫术。成千上万的战士屹立在米登赫姆的城头,尽管大尤里克知道战士们并不缺乏勇气,但很明显他们的脸庞因为紧张而绷得紧紧的。长矛的矛尖和战戟的斧刃在早春的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大尤里克颇感欣慰,他为这些勇敢的北方人感到自豪。有这样的士兵为其作战,米登赫姆不会陷落。


  一阵低沉的号角声在混沌部落中想起,很快另一阵回应了它,一阵又一阵的号角声此起彼伏,很快变成了一场号角声和鼓点的大合奏,回音荡漾在米登赫姆的原野上久久不绝。很快千万来自各种嗓子的吼叫以及斧头剑刃敲击盾牌的声响加入了其中——阿克恩的大军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那么,这就要开始了。”米登赫姆的选帝侯公爵说,他把手伸向大尤里克。


  “为旧世界而战。”瓦格尔点了点头,握住了他的领主的手,“尤里克与你同在。”






  米登领(Middenland)


  尤里克是强大的战神,狼与寒冬之神。在整个旧世界他都为人们所熟知,但尤里克信仰的中心就在帝国的北部,白狼城米登赫姆(Middenheim,the city of the White Wolf)。尤里克是一位注重实用主义的神明,他的教堂神庙并不像西格玛信徒们所修建的那么奢华,信徒也不像西格玛信徒那样热衷于圣战和狂热的布道。然而尤里克是所有士兵的信仰,尤里克的所有信徒也都是优秀的战士。尤里克教派在政治上的影响力非常巨大。在组织上管理联结这些狂野的战士们的就是高阶牧师,大尤里克(Ar-Ulric,the High Priest),只要他需要,他可以拥有数量惊人的军事力量。在国家处于危难之际,无法活不愿对抗敌人的时候,大尤里克会以他的宗教威望召集尤里克的信徒,以他的政治地位招纳正规军,组成一支强大的军队,以尤里克之名粉碎任何帝国的敌人。


  冬狼之神


  尤里克是旧世界诸神之一,像其他神一样,他也是遥远的过去,人类诸多大部族的神之一,时至今日这些神已经归纳到一起成为人类所信仰的众神。崇拜尤里克的部落,现在被称为条顿人(TeuTogens),主要居住在帝国的北部。


  尤里克和战争女神米尔米迪雅(Myrmidia),帝国缔造者西格玛一样都是战神。但米尔米迪雅以战斗的科学和艺术著称,而西格玛的注重于正义和驱逐邪恶。尤里克的特色是荣誉,勇敢和力量。尤里克鄙视怯懦和软弱,希望他们的信徒一生坚定独立。


  尤里克信徒和西格玛信徒


  战神间的区别和宗教哲学的不同造成了两个派别的分歧。西格玛教派和尤里克教派各有特色,如果贸然争论,那无疑将导致双方对对方神明的质疑。值得庆幸的是两者都位于一个阵营,他们都憎恨邪恶,尊重意志和力量。细微的区别则在于——比如西格玛认为意志精神的力量胜过肉体物质的力量,又比如尤里克认为自给自足自我战斗优于选择他人的庇护——这些争执有时会造成教派的摩擦,尽管有这样传统的不友好,但在历史上还没有爆发过大规模的冲突。


  在西格玛出现之前,尤里克基本上是旧世界最强大的神。两千五百年前又是尤里克的高阶牧师大尤里克给西格玛戴上皇冠加冕为第一任皇帝的。过去的数个世纪中,尤里克教派拒绝承认西格玛的神性,但现在几乎所有的尤里克教徒都认为西格玛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神。虽然还是有谣言说一些尤里克的小教派依然坚持西格玛不过是一位强大的凡人英雄的观点——现在这种观点在帝国是一种异端。除此之外,尤里克教派还很羡慕西格玛教派的那三个帝国选帝投票权,他们认为任何大规模流行的宗教都应该有如此的权利。最虔诚的西格玛教徒变得异常迷信,对其他不侍奉西格玛的人毫无信任可言:在尤里克教派里这种迷信被尤里克教徒对人类之皇的质疑所抵消了,在他们眼里西格玛教堂里的家伙都是一些疯狂的迷信的人。


  这些彼此的不信任如今已经很少了,两个教派间的关系也很友好融洽,但宗教上的分歧毕竟存在,在一些具体事物上的意见不同总是发展成激烈的争执。这在帝国选举皇帝的时候尤为严重,西格玛教派的大宗师和大诵经师基本上都是把票投给瑞克领,而大尤里克则支持米登领,在选举的过程中长期的争吵是免不了的。


  尤里克和其他神明的关系基本都是很融洽的:他和他的兄弟,自然之神塔尔是坚定的盟友,在很多神龛里都同时供奉着塔尔和尤里克以敬拜四季。尤里克是个严肃冷淡的神,他对其他神之间的琐事一点也不感兴趣,除非关系到他自己。唯有拉诺德(Ranald)的教派让尤里克觉得反感,他认为偷盗与欺骗之神是卑鄙无耻和不荣誉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帖子
2195
精华
3
积分
4251
金钱
9135
荣誉
250
人气
537
评议
0

发表于 2016-6-29 15:47:30 |显示全部楼层
白狼之巢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帖子
516
精华
0
积分
258
金钱
3798
荣誉
0
人气
0
评议
0
发表于 2016-6-29 23:06:01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 看看

使用道具 举报

帖子
820
精华
0
积分
416
金钱
12275
荣誉
0
人气
60
评议
0
发表于 2016-6-30 02:26:54 |显示全部楼层
传说中的神装废柴......

使用道具 举报

帖子
587
精华
0
积分
294
金钱
3680
荣誉
0
人气
0
评议
0
发表于 2016-6-30 09:24:46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分享!谢谢!

使用道具 举报

帖子
313
精华
0
积分
157
金钱
3122
荣誉
0
人气
0
评议
0
发表于 2016-7-3 02:47:37 |显示全部楼层
34134534535434343453

使用道具 举报

帖子
30
精华
0
积分
15
金钱
243
荣誉
0
人气
0
评议
0
发表于 2016-7-4 16:28:59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真长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帖子
278
精华
0
积分
139
金钱
899
荣誉
0
人气
0
评议
0
发表于 2016-7-20 21:04:10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介绍

使用道具 举报

帖子
468
精华
0
积分
234
金钱
3748
荣誉
0
人气
0
评议
0
发表于 2016-7-24 22:37:20 |显示全部楼层
show me all!!!!!!!!!!!!!!!!!

使用道具 举报

帖子
183
精华
0
积分
92
金钱
1059
荣誉
0
人气
0
评议
0
发表于 2016-7-29 23:48:48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用心

使用道具 举报

帖子
186
精华
0
积分
93
金钱
990
荣誉
0
人气
0
评议
0
发表于 2016-8-14 13:41:57 |显示全部楼层
外国人就是这样,写的东西乱七八糟的,跳跃性太大,根本上

使用道具 举报

帖子
51
精华
0
积分
26
金钱
754
荣誉
0
人气
0
评议
0
发表于 2016-8-15 08:50:50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看

使用道具 举报

帖子
231
精华
0
积分
116
金钱
2507
荣誉
0
人气
0
评议
0
发表于 2016-8-15 23:12:58 |显示全部楼层
wwwwwwwwwwaaaaaaaaaaaaaaaaaaaaa

使用道具 举报

帖子
352
精华
0
积分
176
金钱
2547
荣誉
0
人气
0
评议
0
发表于 2016-12-4 19:21:47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使用道具 举报

帖子
4
精华
0
积分
2
金钱
4
荣誉
0
人气
0
评议
0
发表于 2017-2-2 20:22:26 |显示全部楼层
发生快乐飞洒的房间洒落放假撒两份

使用道具 举报

帖子
752
精华
0
积分
376
金钱
2732
荣誉
0
人气
2
评议
0
发表于 2017-3-17 22:00:59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一下这个~~~

使用道具 举报

帖子
29
精华
0
积分
15
金钱
194
荣誉
0
人气
0
评议
0
发表于 2017-3-30 03:32:52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背景

使用道具 举报

帖子
36
精华
0
积分
18
金钱
361
荣誉
0
人气
0
评议
0
发表于 2017-6-16 01:16:41 |显示全部楼层
asdasdasd

使用道具 举报

帖子
1
精华
0
积分
1
金钱
26
荣誉
0
人气
0
评议
0
发表于 2017-6-21 00:21:22 |显示全部楼层
666666不错

使用道具 举报

帖子
772
精华
0
积分
466
金钱
8145
荣誉
8
人气
0
评议
0
发表于 2017-6-21 17:30:54 |显示全部楼层
HHHHGGGG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游侠NETSHOW论坛 ( 浙ICP备12018679号-4 )

GMT+8, 2017-9-26 11:52 , Processed in 0.382204 second(s), Total 17, Slave 13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分享到